中國中醫臨床醫學雜誌

篇名:古人不藥癒病的傳說醫案三則

作者:董延齡

內文:

 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,今爬~元月五日,在新加坡召開,會中除通過多項議案外,更以「無藥癒病」為研討主題。

  大會中由蔡玉泉教授、林月華博士、陳芳男先生、張烈賓、陳鳳嬌女士、張鈞誠先生等多人發表無藥治病的心得報告。

受到與會人員的熱烈迴響,大家感認治病如同社會改革一樣,有寧靜和平的社會改革,有殺人盈野、血流成河的社會改革,西方醫藥主張逆勢療,以毒藥殺死病菌、病毒,以外科手術割除病灶;

以放射線燒死變異的細胞,好像社會的武裝革命,轟轟烈烈、英勇悲壯,結果病越治越多,直到人與病同歸於盡,方算罷休。

自然療法主張順勢治療,以天然的中藥、氣功、精神鼓舞,激發人體的自然抗病能力,亦即自然療能,促使細菌、病毒、變異的細胞,漸次恢復正常,病治好了,病人不知不覺,好像社會上一場和平寧靜的革命。其方式之優劣,勿待贅言。

  我此次隨團前往,原本打算作一次單純的休閒旅遊活動,並參觀新加坡各項進步的情形。未曾準備演講的資料,陳理事長說:「既來之,則講之。」我只好以「古人不藥治病的傳說醫案三則」,提供大會參考。


一、張仲景治療憂鬱飽脹的故事

  小時候聽老一輩的人講故事,曾講過這樣一個有趣的醫案:

  張仲景是東漢末年的名醫,和他同時、同地而年紀略長於仲景名醫,常自負醫術高超,個性頗為踞傲,但無人繼承他的醫道,他有一個兒子生性頑劣,不知長進,更不肯繼承他的衣缽,於是老醫師經常憂愁思慮,長吁短歎,心中十分苦惱,漸至抑鬱寡歡胸悶,胃腹脹滿、食不下嚥。

自行開藥服用,旋愈旋發,漸至不效。他的太太勸他去找張仲景看看,他固年紀高於張仲景,又自負醫道高超,不肯接受太太的勸說,但是病情繼續惡化,又無別的醫師可求,最後只好硬著頭皮前去求救,張仲景素知他的個性,也曾從別人口中得知他的致病原因,於是裝模作樣的給他診斷了一番,提筆開了一個藥方:「紅豆四兩,綠豆四兩,薏仁四兩、小米四兩、高梁米四兩;共為細末,煉蜜為丸、如桐子大,每早晚各服30丸」。臨走時並叮嚀他一定要服,服後一定會好。

  老醫師接過這個藥方,心中只是暗笑。心想:「這算什麼藥方?怎可能治我的病呢?」回家後自然不會配藥服用,將這個藥方拿給他太太看,口中念念有詞:「人人都說張仲景是名醫,看他開這個方子,簡直是開玩笑,連三歲小兒都知道不能治病。他說要我一定要服,服後一定會好,你說我能服嗎?」說罷拍著手哈哈大笑。

其後每逢遇到客人來訪,或相熟的病人,即拿這藥給他們看,看罷即把張仲景數落一陣,說罷即拍著手哈哈大笑,後來索性拿著這個藥方,走到街上遇見熟人,即把藥方拿出來給人看,同時把張醫師挖苦一頓,自己即拍手哈哈大笑,以此為樂。

  過沒多久,感覺胸悶漸漸消失,胃腹脹滿漸無,飲食逐漸恢復正常。老醫師此時如夢初醒,恍然大悟,自言自語說:「張仲景確實醫道高超,我不如也,改日定當登門拜謝!」。


二、葉天士治療難產的故事

  葉天士本名桂,號香巖,清吳縣人,是溫病學派的開山大師,曾治一難產婦人,經過是這樣的:有一天葉天士出外找友人下棋,他的鄰居有一婦人難產,腹痛如裂,婦人哀號良久,終究生產不下。他丈夫找了一個收生婆,因為年輕,經驗不夠,只有呆立一旁,無從幫助。產婦叮囑丈夫趕快去請葉天士!

丈夫跑步至葉家,葉太太說:「葉大夫去前街找友人下棋去了!」產婦的丈夫又飛跑至前街,看到葉大夫正和友人下棋下得入神,便走到前去,深深的一鞠躬說:「葉大夫,我太太生產不下,請你趕快去看看。」葉天士有一答無一答的問:「第幾胎?腹痛多久了?」「第一胎,已腹痛三四小時。」產婦的丈夫回答。葉天士只輕輕的「哼」了一聲,頭也沒抬,又和他的朋友繼續下棋。

  第一盤棋下完後,產婦的丈夫以為可以去給他太太看病了,豈料葉天士和他的朋友又擺下一盤。產婦的丈夫呆立一旁,心急如焚,等到他們下完了第二盤棋,滿以為這一回可以去看病了,豈料葉天士好像忘了看病的事,又擺上第三盤棋。

他的棋友也說話了:「葉大夫改日再下吧!你先去看病!」豈料葉天士說:「不急,我手氣正好,我們再下一盤!」這時孕婦的丈夫,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,恨不得走上前去把他們的桌子推翻,但轉念一想,這是求人的事情,而且又快做爸爸了,還是忍耐一下吧!於是又走上前去深深地一鞠躬說:「我太太難產!」葉天士說:「我知道,只是我錢還沒贏夠。」

  就這樣,一個心急如焚,一個慢條斯理,真個是急驚風碰到慢郎中。最後,終於把第三盤棋又下完了。

葉天士起身說:「走!去給你太太看病去!」產婦的丈夫說:「你不回家準備準備嗎?」葉天士說:「我一切都準備好了,趕快去吧!」二人匆匆走到後街,很遠就聽到孕婦痛苦地呼天喊地的叫個不停。葉天士走到她的房間,剛一進門,即把下棋贏得的一把銅錢對準產房牆壁,嘩啦一聲撒到牆上,孕婦聞聲,驚了一下,小腹一收,胎兒呱地一聲順利生下。

孕婦的丈夫喜孜孜地問:「葉大夫,你這是什麼接生法?」葉天士打趣的說:「我知道你兒子喜歡錢,他一聽到錢的聲音就跑出來了。」

三、葉天士治療新婚男子暴斃的故事

  葉天士同鎮上有一個富商某日給他兒子辦喜事,結婚當天賀客盈門,熱鬧非凡,女方陪送的嫁菻雃h,新郎的房間內堆滿了一屋新做的油漆嫁菕A鬧新房的年輕人也來了很多,大家鬧得好不開心,直到深夜以後,客人才各自陸續散去,親郎新娘亦預備就寢,因是新婚之夜,二位新人恐怕有人惡作劇偷窺,上床之前把門窗都關得緊緊地,滿房的油漆味,空氣又不流通,由於心情的興奮與緊張,並沒有注意到這些,行完周公之禮後,又加上白天忙著結婚工作的疲勞,小倆口即刻相擁走入夢鄉。

  良宵苦短,不知東方之既白,新娘睜眼一看,緊張萬分,趕快起床,先預備早點,再走到公婆房請安問好,並請二老起來吃早點,然後走到新房搖醒丈夫,也叫他起來用餐,但卻緊搖不醒,新娘子還以為新郎裝蒜,故意逗她,

但是一連搖了好幾遍,新郎還是不醒,再把手背向鼻孔上一試,新娘大驚失色:「唉呀!」一聲,「不得了啦!」趕快跑去稟告公婆:「他……他沒氣啦!」公婆飛奔洞房,仔細察看,並掀開被窩,摸摸新郎手腳,已經冰冷。

婆婆立即放聲大哭,並罵兒媳婦是:「掃把星,剛一進門,就剋死我的兒子!」公公呆立一旁,一言不發,兒媳雙膝跪下,請婆婆饒恕,此時婆婆更是惱怒,厲聲責問:「你這個掃把星,從實招來,昨天夜裡你是怎樣作踐我兒子的?」新娘又惱又怕,吞吞吐吐地說:「昨晚…一切…都很正常…!」

  婆婆哭罵了一陣,這時左鄰右舍和家中佣人也聞聲趕到,紛紛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麻事情?大家你一言,我一語,又嚷嚷了半天,終究不是辦法。後來一個年長的鄰居說:「這樣吵鬧,不是辦法,趕快派人請葉天士來看看吧!」
  一個年輕人自動飛奔前往,不久葉大夫來了,他一走進新郎的房間,即刻嗅到一股濃重的油漆味,再看看房間內擺滿了油漆傢俱,再走近床邊,伸手摸摸新郎的心窩,仍然熱熱地,又叫過新娘子來輕聲問了一些話,再診新郎的脈搏,六脈沉伏欲絕,最後切診他的太溪脈,雖稱調勻,但已直軟如絲,眾人急問葉天士:「還有希望嗎?」葉天士說:「希望是有,但需急要木屑三百公斤!」

  富商聞言即令家中佣人,火速跑到街上,把全鎮木匠鋪內的木屑統統蒐購運來聽候吩咐,葉天士命令眾人把庭院打掃乾淨,將木屑混合均勻倒成一堆;再令眾人把新郎衣服脫光抬出,埋在木屑裡面,並命令工作人員切勿蓋住新郎鼻孔,以便氣息流通。

  這時圍觀的鄰人越來越多,大家都在屏息等候奇蹟出現,新郎的太太和父母,除了擔心之外,更顯得焦急萬分,不時詢問葉天士:「怎麼樣了?」葉天士徐徐地說:「能做的我都做了,我們盡人事,聽天命吧!」
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好不容熬了四、五十分鐘,只聽到木屑內發咄啦咄啦地聲音,新郎的太太和父母聞聲高興得難以明狀,立刻急著去扒木屑,葉天士喝令:「勿要心急,須等新郎自己爬出!」

  這時圍觀的群眾立刻現出愉快的笑容,有的豎起大拇指頭,暗暗地稱讚葉天士的醫術神奇!眾人又等候了約莫二十分鐘,新郎果然以手撥動面前木屑,露出頭來,直喊:「我要出去,誰把我埋到這裡!」葉天士令眾人退出,並找人把新郎抬進房間。

  事後富商為感謝葉天士的大恩大德和鄰人的關懷,大擺宴席,請了幾十桌客人,當然請葉天士坐在首席。席間富商問葉天士:「何以用此法救活我的兒子?」葉天士說:「你的兒子大難不死,可能是你前世積了陰德。

他新婚之夜昏迷不醒,是中了油漆之毒。結婚時,新房內放滿了油漆嫁菕A門窗又關得緊緊地,悶不通風,以致大量的漆氣吸入體內,形成油漆中毒。」富商又問:「你何以要我兒子脫光衣服埋在木屑中,就把他救活了?」葉天士稍微停了停說:「世間只有木屑能吸油漆之毒,我使令郎脫光衣服,全身赤裸,埋在木屑之中,正所以吸漆毒也;當時我診令郎之太溪脈未絕,故斷定他尚可得救。」

  人稱:「張仲景為醫聖,葉天士為神醫」,故有以上三個醫案之流傳。但我須在此聲明:「三個醫案全是傳聞,但在治病的道理上是說得通的,所以我把它說出來也可做診餘之助談。」

同時我們由以上三個醫案可以知道,治病並不是一定要開刀、吃藥不可,只要醫師認清病因,辨症確切,患者命不該絕,治病不是頂困難的事,先君子曾說:「治病容易,認病難。」實在是二句頗值參考的名言。我曾治一子宮長水瘤的婦人,三年內開了五次刀,最後又長出來了,腹部傷痕累累,已無處可以下刀,經友人推荐與我治療,我以少腹逐瘀湯,再酌加利濕之劑,該患者迄今已癒五年,前病並未再發。

  蓋子宮水瘤,乃全身水濕代謝不良,最後瘀於下焦,形成水瘤。如僅以外科手術割除局部病灶,而全身代謝機能未獲改善,如何能把疾病徹底治好?西方醫學,以其實證科學為基礎,對於有形疾病的認識,因可知道它的形狀和確切位置,但是只見其苗,未見其根,只知其果(病灶)未知其因,無怪乎醫師越多醫院越多,科學儀器越多,病人也就越多。如深思之,這何嘗不是人類的一項悲哀!我們應當積極推展中醫療法,以挽救此種醫學上的頹勢。

台北市國醫董延齡診所負責醫師

台北市中醫師公會常務理事

 
 

國醫董延齡中醫診所
www.dyl.com.tw

地址: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05室
電話 : ( 02 ) 2751-0553 傳真 : ( 02 ) 2752-6769
E-mail:service@dyl.com.tw

本網站由 中國醫學網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