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中醫臨床醫學雜誌

篇名:立夫中醫藥學術獎後之省思

作者:董延齡

內文:

立夫獎今年已頒發至第三屆,而得獎者,除第一屆李國雄教授為台灣人外,其餘均為大陸學者,或外國學者。筆者忝為中醫界之一員,想到我們對中醫藥的研究,頗感汗顏!已往我國政府對中醫藥之態度是不教、不管、不聞、不問之四不政策。

但據筆者所知:在大陸探親未開放前,政府主管機關對中醫非但採取四不政策,而是多方限制,例如衛生處曾以行政命令不准中醫師使用血壓計,不准中醫師看X光片,用了看了要受處罰;有些西醫界的掌權人物,如已故吳×福、魏×耀等人經常在報章上或公開場合指責中醫不科學、不進步,但幾十年來中醫界請求政府設立中醫藥教育,他們又多方作梗;

直到大陸開放兩岸學術交流後,他們組團到大陸參觀了北京、上海的中醫藥學術機構後,不得不承認:「中醫藥確有東西!(在自由之家召開參訪大陸中醫藥觀感研討會,筆者亦躬逢其盛)」。然而中醫藥在他們短視的反對聲浪中已誤了幾十年!

  我們知道,大陸的中醫藥,在國民政府時代,亦曾遭受一些無知之徒的無情打擊,老一輩的中醫師都還記得─民國十八年曾一度遭受當時的衛生部長余雲岫的倡議廢除,引起全國中醫師的憤慨,集體至中央政府請願,幸經蔣公諭令保存下來。

毛澤東主政以後,曾對中華固有文化的摧殘不遺餘力,如破四舊、立四新,文化大革命等,但對救人性命的中醫中藥,確大力提倡,如西學中運動、搶老運動,我們看歷屆的大陸得獎學者中,據說,都是當年毛澤東倡議西學中的中西匯通學者。

另據筆者所知大陸的醫藥衛生行政主管單位為了發揚中醫,研訂中醫藥發展的路線,曾先後在北京或其他城市召開過多次全國性的中醫藥衛生工作會議,每次開會他們的行政長官都必到場鼓舞打氣,例如九六年十二月九日至十二日在北京召開的中醫衛生工作會議。

江澤民和李鵬都出席了此次會議並致詞訓勉,可見他們對中醫藥的重視。在這次會議中,他們討論的範圍非常廣泛:如中醫藥的管理體制、設置遍佈城鄉的中醫醫療網、獨立完整的中醫藥教育體系、迅速發展中醫藥科學技術之研究、中西醫結合的問題、中醫藥政策的要點及其發展、中醫藥事的未來目標等,尤其在中醫藥政策的要點及其發展中,他們強調自一九八○年起,他們的衛生部對中醫藥政策的六項基本要點─

1.努力繼承、發掘、整理、提高祖國醫藥學術;

2.團結和依靠中醫,發展和提高中醫,更好的發揮中醫的作用;

3.堅持中西醫結合、組織西醫學習和研究中醫;

4.中醫中藥要逐步實現現代化;

5.有計劃、按照比例地發展中醫和中西醫結合事業,並為其發展與提高創造良好的物質條件,保護與利用中藥資源、發展中藥事業。

自一九八○年以後,大陸的中醫藥政策,為適應市場經濟的需要又有新的發展,他們重要的措施有:

1. 堅持「中西醫並重」的方針,把中醫與西醫擺在同等重要的地位;

2.堅持中醫中藥結合,醫藥並重,同步發展;

3.保持中醫之特色、發揮中醫的優勢,積極利用先進科技,逐步實現現代化。
  在九六年的那次衛生工作會議上,他們對「中西醫并重」方面,也作成五項重要的指導方針─

1.政治上一視同仁,中西醫地位平等;

2.思想認識上並重。解決人民的衛生問題,必須依靠中醫和西醫的共同努力;

3.學術上平等,科學成果,技術職務評定,醫藥事故鑒定實行同行評議;

4.事業發展上并重,雖然不完全是數量上的對等,國家經費投入的平均,但要與中醫藥的任務與發展相應;

5.共同享有社會衛生總資源,共同承擔社會人群醫療保障任務。又據這次會議的報導─九五年他們國內中藥總銷售值達人民幣一三三、九億元,中成藥已出口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。

  我們看了以上大陸對中醫藥發展的基本政策,就不難瞭解何以三屆立夫中醫藥學術獎,被大陸學者囊括了一半以上的獎項。由此我們更可窺知,立夫中醫藥學術獎,不以地域、政治立場,作為評定學術的考量,完全以中醫藥學術的本質為標準,是一項純為發揚中醫藥學術而設置的獎項。有人譽之為中醫的諾具爾獎,洵非過譽!

  筆者是一個臨床醫師,對於學術的東西不甚瞭解,也無暇顧及,但對於追求中醫的臨床實效從不稍懈,在醫藥的臨床實效上,我很讚成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論。

我常常覺得醫藥的優劣,與醫藥的本身沒有絕對的關係,常和國運與國勢有關;我們還記得二次世界大戰以前,中國人學西醫都到德國、英國學,二次大戰後,德國戰敗,美國戰勝,大家又紛紛到美國去學西醫,德國戰敗了,德國的醫學就垮了嗎?

美國戰勝了,美國的醫學就突然好起來了嗎?這實在是一個頗值懷疑的地方?再看我們具有五千年歷史的中醫,在滿清以前,日、韓等亞洲國家的醫學,都是跟著中國的醫學跑。滿清積弱不振,民國政府崇洋媚外,把中國醫學棄為敝履,有些狂人甚至要把中國醫學丟進茅廁坑去!

曾幾何時毛澤東不要褲子要核子,原子彈不停的試放,人造衛星咚咚的射上天空,中國強了,大家又紛紛到大陸學中醫。

兩岸開放探親後,反是到過大陸的中醫師,大家都知道大陸著名的中醫藥大學裡都有外國留學生,他們的教育機關為了招攬外國人研習中國醫藥,還特地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設立了國際針灸培訓中心。

去年李鵬在一個重要會議上,還特別宣示:「要把中醫藥推到外國去!完成中醫藥的國際化!」此皆足以說明醫學與國運、國勢的關係。

但願我們的教育主管機關、醫藥衛生行政主管機關和一些對中醫有偏見的人士,從歷史的角度和現實的觀點,檢視一下我們的醫藥衛生政策,不要認為一切都要跟著老美後面跑就是科學。

筆者在此建議我們的醫藥衛生主管機關,如果自己訂不出發中醫藥的辦法與方針,不妨仿效大陸的做法,召集一次「全國中醫藥研究發展會議」,大家集思廣益,共同研商一套近程的、中程的、遠程的中醫藥教育、研發政策,責成有關單位澈底執行,如此中醫藥在台灣,才能可望有好的成積表現,才是澈底發揚中醫藥的治本之道。


台北市中醫師公會常務理事
董延齡中醫診所負責醫師

 
 

國醫董延齡中醫診所
www.dyl.com.tw

地址: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05室
電話 : ( 02 ) 2751-0553 傳真 : ( 02 ) 2752-6769
E-mail:service@dyl.com.tw

本網站由 中國醫學網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