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中醫臨床醫學雜誌

篇名:我國古代的優生學說

作者:董延齡

內文: 

  「中華民族,是世界上悠久的民族之一,自黃帝開國迄今,已有五千多年的歷史,在此漫長的歲月中,流傳著許多的胎教故事;在這些故事當中,有些是荒誕不經的,有些卻是值得參考的」。

  我們知道:胎教的目的,即在教導人們注意優生,中國古代無優生之名,卻有很多的記述和學說來倡導優生,如《左傳》一書內即有「男女同姓,其生不蕃」的說法。

  然而對於胎教著有專文探討的學者,可能始於漢代的王充,他在《論衡》一書的「命義篇」裡,曾探討了有關優生的問題。他認為人的天賦本性有三種:一是正性,就是自然賦予的五種(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)人倫之常性;

由於這種性質,能促進人類文明之進步,人群關係之和諧,可以說受到上天的特別睠顧,因此稱為正性。

二是隨性,即隨父母之性,子女出生以後,承受了父母的優點,也承受了父母的缺點,可以說是一種普通的遺傳。三是遭性,就是婦女在懷孕時,遭受到一些外界不良因素的影響,因而形成一些外觀上、體質上,或性格上的遺傳缺陷。何以說是遭性呢?他說:「遭得惡物象之故也。故孕婦食兔,子生缺唇。」

  王氏又引述《禮記•月令篇》上的話說:「是月也,雷將發聲,有不戒其容止者,生子不備,必有大凶。」王氏接著又說:「瘖聾跛盲,氣遭胎傷,故受性狂悖;

楊食我初生之時,聲似豺狼,長大性惡,被禍而死;在母身時,遭受此性,丹朱、商均之類是也。

性命在本,故禮有胎教之法。」王氏接著又提示一些日常生活的胎之法,他說:「子在身時,席不正不坐,割不正不食,非正色目不現,非正聲耳不聽;……受氣時母不謹慎,心妄慮邪,則子長大,狂悖不善,形體醜惡。」

(按語:王充舉了楊食我、丹朱、商均三個反面的例子,說明孕婦遭受胎傷,生出不肖之子,與血統遺傳無關。楊食我為殷商遺族,受封於楊;丹朱、商均一為堯之子,一為舜之子。王氏更告誡婦女在懷孕時,一切飲食、舉止、思想都須端正無邪,不是沒有道理的。)

  北齊顏之推著《顏氏家訓》二十篇,其中「教子」一篇,也是由胎教開始的。

  明末清初,張石頑先生著有《張氏醫通》十六卷,其中有「胎教」一篇,頗有意義。謹錄於後,俾供參考。

  胎教之說,世都未諳,妊娠能遵而行之,不特無產難之虞,且生子鮮胎毒殤夭之患,誠為廣嗣要旨。

故以大概陳之:婦人經後四十餘日不轉,即謹房室、慎起居、薄滋味、養性情,刻刻存心,與執持寶玉無異;舉止必徐,行立勿仰,坐不實其前陰,臥不久偏一側,不得耽坐嗜臥,使氣血凝滯,為第一義。雖不可負重作勞,然須時時小役四體,則經絡流動,胎息易於運動。

腰腹漸粗,飲食不易過飽,茶湯更須節省,大熱大涼總非所宜,犬羊鱉蟹等一切有毒之物,固宜切禁;即椒薑常用之品亦須少嚐,其豕肉醇酒濕麵之類,縱不能屏絕不食,亦不可恣噉。歸精於胎,過於蕃長,致母臨蓐難產;而子在胞中,稟質肥脆,襁褓必多羸困。即如沃壤之草木,移植塉土,枝葉得不凋萎呼?

  甫交三月,即當滿裹其腹,胎氣漸長,僅可微鬆其束,切勿因其氣急滿悶而頓放之。在夏洗澡,須避熱湯;冬時寤寐,勿近爐炭。其最甚者,尤在不節交合,淫火盡歸其子,以釀痘疹疥癩之毒;然須妊娠稟性安靜,不假強為,方遵實濟。

若強制以違其性,則鬱火彌熾。此與恣情無禁者,雖截然兩途,而熱歸胎息則一。

  嘗見有切於求嗣者,得孕即分處房幃,而子仍歿於痘,豈非強制,其火彌熾之明驗乎?蓋世人之志欲非一,苟未能超出其尋常,又須曲體母情,適其自然之性,使子氣安和,是即所謂胎教也。

當知胎教原非一端,若懷子受驚,則子多胎驚;懷子抱鬱,則子多結核流注;懷子恐屆A則子多癲癇;懷子常起貪妄之念,則子多貪吝;懷子常挾憤怒之心,則子多暴狠;懷子常造綺語詭行,則子多詐偽。非但懷子之後,當檢束身心;而經淨交感,慎勿恣肆,以遺胎息之患。

若大醉後媾精,精中多著酒濕,則子多不育;大怒後媾精,精中多挾怒火,即子多乖戾;大勞後媾精,精中不滿真氣,則子多孱弱。

若夫熱藥助戰,作意祕精,精中流行毒悍,則子多異疾;至於風雨雷電媾精,感觸震氣,則子多怪類。以此言之,則三元五腊,宜確遵禁戒,誕育自是不凡。宗祧重務,安得視為兒戲哉!

  張氏這篇胎教的文章,包羅甚廣,舉凡孕婦的行為舉止、飲食禁忌、房室嗜慾、天候時令,以及婦女在懷孕期間的思想情緒等,都有頗為詳細的說明,實在是一篇很有價值的胎教文獻。

  又如清代的張曜孫先生,著有《產孕集》十三篇,其中「孕宜篇」內亦有頗值參考之處。茲節錄數段於後。

  婦人孕子,寢不側,坐不邊,食不邪味……舊說謂受胎三月,逐物變化,使妊母常觀珠玉寶玩之物,禮樂鐘磬俎豆之事,誦詩書箴誡,琴瑟詠歌。

欲得賢人長者,論述古今忠孝之事,盛德大業之人……亦不過欲和其心志,絕其嗜欲,使心靜於內,虛謐於中,清氣充滿,濁氣自清,即胎教之道也。
  大凡攝養之道,在善調其心氣,此非醫者所能為。

夫生子不善,人之所惡。人之不善,雖由習欲,實本性生。孔子曰:「惟上智與不愚不移。」推原其故,皆由未生以前,理微而顯,事小而大,在智者心知其意而變通之。教於己生之後,莫若教於未生之時,以可為者責之人,不可為者聽之天,是亦為人父母者,所尚究也。

  我們常說某人,「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」是一種天生的壞習氣,或壞脾氣,雖由後天的習染而來,但是他的原本性向,可能都是植根於未生之初的胎教之道良窳。

我們看了張氏的這幾段話,愈覺得胎教的重要性,亦更體認到做父母的責任之重大。

 
 

國醫董延齡中醫診所
www.dyl.com.tw

地址: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05室
電話 : ( 02 ) 2751-0553 傳真 : ( 02 ) 2752-6769
E-mail:service@dyl.com.tw

本網站由 中國醫學網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