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中醫臨床醫學雜誌

篇名:知病之因與治病之道

作者:董延齡

內文:

摘要

  本文說明為醫者如知病因,可正確對症治療,一般人知病因則可知趨避,未病防病,已病時也可提供醫師更正確診斷資訊,以利處方及恢復健康。

關鍵詞:病因、不內外因

前言

  明代的嘉靖年間,有一位學者名叫王文祿,別號沂陽生,寫了一卷預防醫學名叫《醫先》。他強調:「養生貴養氣,養氣貴養心,養心貴寡慾,寡慾以保元氣,則形強而不罷(疲)。」

書中并引用內經語句:「百病皆生於氣也,怒則氣上,喜則氣緩,悲則氣消,恐則氣下,寒則氣收,熱則氣泄,驚則氣亂,勞則氣耗,思則氣結。九氣不動,病何由生?」

中醫重視氣化(能量的變化)

不論生理和病理,在沒有成形之前,都要經過一個蘊釀的階段,此一蘊釀階段,即為氣化,猶如天欲下不爾之前,必先刮風。因此吾人不論防病與治病,如能掌握此一氣化階段,即可洞燭先機,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古人生活的條件,比今人差得很多,他們認為只有充沛的正氣(免疫力),才是抵禦疾病的法寶,故《內經》說:「正氣內存,邪不可干。」又說:「正氣內充,雖有大風苛毒,莫之能害也。」

  對於一些情緒上的疾病,古人又以養德為保健的第一要義,故《大學》上說:「自天子以至庶人,以是皆以修身為本。」此處的修身,我以為有兩層意義:其一是鍛練有形的體魄,以抵禦外邪的侵襲。

其二是修養無形的德性,以穩定內在的情緒,因此,我國自古有學問,有道德的人,也多能享高壽,故有「仁者壽」的說法。

  其實站在醫學的觀點,疾病的原因是很複雜的。我們必須了解疾病發生的真正原因,才能提高警覺,進一步加強預防。

  我國最早探討病因的典籍,首推《內經》。本書《百病始生篇》說:「夫百病之始生也,皆生於風、雨、寒、暑、清、濕、喜、怒;喜、怒不節則修藏;風、雨則傷上;清、濕則傷下。」這是指出自然界的氣候變化,和二種情緒的過度表現都會對人體造成疾病。

  又如《靈樞經•小針解篇》,也把病因分為邪氣(天時之氣)、濁氣(水穀之氣)、清氣(清濕之氣),三大類別。

  他如《素問•調經論篇》:其生于陽者,得之風、雨、寒、暑。其生於陰者,得之飲食、居處,陰陽(男女交合)、喜怒。」此篇的基礎病因,除了自然界的氣候變化外,又增加了飲食,居處,男女不正常的交合,比之上二篇所述,又進步了一些。

  為什麼古代的醫學家要把天時的氣候變化,視為疾病的基本病因呢?可能基於下述原因。

  天人合一學說:古代的醫學家仰觀於天,俯察於地,中察於人,他們發現了,人類生活在宇宙之中,大環境的寒熱變化,四時推移;小環境的冷熱、乾濕,空氣的氣壓,清濁等都和人體息息相關,故有「人體一陰陽、日月一陰陽,宇宙一陰陽」之說。

又因人類生活在地球表面,上為天氣,下為地氣,人在氣(天氣和地氣交會)之中,好像魚類生活在水中,水的清濁,寒溫,多寡,流速,都會對魚類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,因此產生了六氣(風、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火)致病的基本學說。

  到了漢代,病因學說,更有進一步的發展,張仲景在其所著《金匱要略》一書內也提出病因分類。他說:「千般疢難,不越三條:Y者經絡受邪入藏府(臟腑),為內所因也。Z者四肢九竅,血脈相傳,雍塞不通,為外皮膚所中也。

[者房室金刃,蟲獸所傷。」觀乎張氏之言,雖說病有三因,但實際上,第一和第二兩條,都是外因致病;其中「經絡受邪」,很難把它說成是內因。第三條房室、金刃、蟲獸是三種截然不同的病因,也不是混為一談。然而張氏這種三因分類,雖有不當之處,但卻對後來的病因分類有啟發作用。

  宋代的陳無擇,根據內經和張仲景的病因學說,又匯以己意,創立三因學說,他把疾病形成的基本原因,分為三大類別。

  外因-六氣(六淫)(風、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火。)

  內因-七情(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。)

  不內外因-飲食、房室、勞逸、金創、踒折、蟲獸、鬼神、壓溺。

  我們看了陳無擇的病因分類,的確比以前進步了許多,但在不內外因方面,仍然不甚明確,不過在那個時代,能有如此進步的思想與科學觀念,已經難能可貴了。

  金元四大家,在中國醫學史上佔有極重要的地位。所謂四大家即指劉河間、張子和、李東垣、朱丹溪,他們對傳統醫學都有個別不同的見解和發明;

如劉河間是寒涼派的代表、張子和是攻下派的代表、李東垣是脾胃派的代表、朱丹溪是滋陰派的代表、四人的主張對後世醫學的影響甚大,他們發明內傷為病之根本原因,認為內傷為病,也有六氣之別,把外感的六氣稱為「外六氣」、內傷的六氣稱為「內六氣」。

所謂外六氣,就是前面所說的風、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火(熱);所謂內六氣,就是指的氣、血、痰、鬱、脾胃虛、腎陰虛。

  四子的主張外六氣,是大自然環境的急劇變化,導致人體適應不良,造成的疾病,似無疑義。但內六氣,仔細推敲,應為病之果,而非病之因。

  清代的程鐘齡,在《醫學心悟》中,把外因六氣稱為外感;把七情稱為內傷;更在內傷一類中增入陰虛、陽虛、傷食。

  程氏只因「外感」、「內傷」來分類,刪除不內外因。原屬不內外因的傷食,現歸類於內傷。新增的「陰虛」、「陽虛」,是病之果,而非病之因;其餘都是原來的「根本病因」部份。混在一起,似不恰當。

  民初的江南名醫秦伯未,他談病因時,對於「內因」、「外因」之名稱,完全放棄不用,只把病因分為:痰、食、氣、血、虛、風、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火、疫、蟲等十三個名稱,又屬病因的另一種分類法。

  今人陳紬藝醫師,著有《中醫病因新論》一書,他總結了歷代醫家病因分類,又把病因分為「根本病因」、「內在病因」、「外在病因」三個層次。他認為「根本病因」是研究「疾病的原始性」;「內在病因」是研究「疾病的統一性」;「外在病因」是研究疾病的個別性,亦頗有見地。

  以上中醫的根本病因,在臨床辨證論治上,有極為重要的運用價值,在病理的演化上,和疾病的預防上,更有非常重要的意義;非但醫師要深切研究,一般人要防病、強身,更須加強了解。

  西洋醫學對於病因的分類,完全不同於中醫。根據羅賓斯(STANLEY L. ROBBINS)所著的《基礎病理學》一書,他把病因分為八個大項。

細胞組織的病理變化-如細胞變性、壞死、發炎、增生、萎縮、癌細胞變化等。

先天遺傳性疾病-例如血友病、白痴、蒙古症等。

免疫性疾病-例如紅斑性狼瘡、愛滋病等。

系統性疾病-例如糖尿病、鐵代謝障礙、類風濕等。

傳染性疾病-例如梅毒、結核病、B肝、C肝等。

缺乏性疾病-例如維他命缺乏、營養不良等。

環境周圍性病。此一大類,又分四個類別。

 物理性:溫度、氣壓、光、電、外力破壞。

 化學性:化學藥品、毒物傷害。

 生物性:病毒、細菌、黴菌、原蟲、寄生蟲(圓蟲、絛蟲、小昆蟲等),(參考第五項,傳染性疾病)。

 其他:飲食失常(參考第六項缺乏性疾病)。

液體在體內之均衡-例如休克、脫水等。

  我們分析前面八大類病因,只有二、五、六、七可以稱為病因,其餘一、三、四、八四項,可以說是病之果,而非病之因。作者把病果列入病因之中,使人有混淆不清之感。

  當今社會進步神速,生命科學突飛猛進,自從人類基因(DNA)解碼序列編製完成後,大大的顛覆了以往一些致病的根本原因;發現很多疾病都與遺傳基因有關。

雖然尚未統計出與遺傳基因有直接關係的疾病究竟有多少?但確實給研究病因、病理的學者敞開了另一扇大門。

  筆者是一個臨床醫師,在以往三○年的醫療生涯中,對於疾病發生的根本病因,無時無刻不在留心探索。

前面說過:雖然很多疾病與遺傳基因有關,但後天環境肇因的疾病,仍佔多數。今試把病因重新歸類,是否有當,當請醫界先進不吝指正。

先天遺傳性疾病:

 染色體異常,如唐氏症等。

 單一基因異常,如血友病、白子、色盲等。

 多因素遺傳,如先天性心臟病、兔唇、精神病等。

 其他基因性遺傳等。

後天環境性疾病:

 氣候突變:如傷(中)風、傷(中)寒、濕病、燥病、火(熱)病、暑病等。

 情緒失調: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等。

 錯誤習慣:熬夜、過勞、過逸、速食、偏食、污食、暴飲暴食等。

 不良嗜好:吸煙、酗酒、吸毒、嚼檳榔等。

 營養失調:如營養不良、維他命缺乏等。

 環境影響:讀垓z性:聲、光、電、磁、火、氣壓、外力破壞等。々ずワ吽G化學藥品、毒性物質等。ル耵咿吽G病毒、細菌、黴菌、原蟲、寄生蟲等。

 醫源性:外科手術、不當醫療等。

 藥源性:藥物副作用、用藥過量、藥不對病(症)等。

  以往中醫對遺傳學了解不夠,雖有先天性疾病(胎裡帶來)的觀念,但歷來談病因者,均未列入。

  氣候劇變肇致的疾病,以往中醫慣稱外感六淫,亦稱六氣;就是自然界的六種(風、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火)氣象變化,使人體適應不良,所形成的疾病。

  情緒失調性疾病,歷來都稱七情(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)內傷。現在社會環境複雜,生存競爭劇烈,如先天意志較薄弱的人,再加上一些意外的刺激,罹患情緒失調症的機率更多。

  錯誤的生活習慣,更是現代人的大患,中國人自古即有「病從口入」的訓誡;西洋人也說:「你的食物,就是你的藥物」可見各人的飲食、嗜慾對健康影響之大。至於熬夜,過勞,逸樂過度,更是現代人的大亂。可惜以往的病理學者,都未把它列為病因。

  不良嗜好,自古即為傷身致病的大患,本文亦把它列入致病的重要原因。

  營養失調:亦稱營養缺乏性疾病,雖說現在絕大多數國家的人民,物質條不虞匱乏,但由於有些人民飲食觀念的偏差,或某種信仰關係,或非洲落後地區的人民,仍多患營養失調症者。

  環境影響:由於科學的日新月異,現代的人享受三科學的物質成果,同時也遭受到一些勿質帶來的傷害,不論物理性的,或化學性的,都比以前增加了許多。

至於生物性的傷害,雖然大多都有藥物控制,惟不論醫藥科學如何進步,恐怕亦難以絕跡。

  醫源性的疾病,古稱「壞病」,就是因為醫治的方法不對,或治療過當,非但未把病治好,反而治壞了,或者把原來的病治好了,又因治療的方法有副作用引起其他的疾病,在外科手術方面尤其多見。

  藥源性的疾病,也是現代人的夢魘,據中國大陸衛生主管單位的調查統計,因使用藥物造成的藥害疾病,佔了百分之五○,尤其一些副作用較強的藥品,有病暫用之無妨,如果長期持續使用,往往一病未癒,一病又起,這是醫生、患者都很無奈的事情,也是西方醫藥最大的盲點。

  至於,其他自發性的疾病,如更年期症候群,與自然衰老症等,既非遺傳性疾病,也非後天環境肇致的疾病,而是由於年齡的關係,患者體內發生的自然生理變化引發的疾病,近年來,也隨著高齡化社會的來臨,此類疾病日漸增多。

  研究病因學,是預防醫學和臨床治療學,很重要的一環,我們知道,有些病不論用什麼方法都很難正確的診斷出來,只有靠醫師巧妙的問診,才能知道,有些則須賴醫師的邏輯推理,正確的判斷,才能了解。

西方醫學拜醫療科技之賜,診斷多賴儀器和生化檢驗,仍有一些疾病不易查出,這是什麼道理呢?須知疾病不論在人體內、或人體外,如果已經有了型狀,有了數量,可以看得到,可以量得出,可以數得著,那是病之果,而非病之因。

墨子說:「必知其疾之所自起,乃可攻之,不知其疾之所自起,則弗可攻」,《內經•陰陽應象大論》說:「治病必求基本」,本者,病之根本原因也。

結論

  很多學者都說,中醫是辨證論治,西醫是辨病論治。實則,吾人在臨床時,有須對病治療者,有須對症治療者,有須對因治療者,須視個別情況而論,無須固執成見也。

  我今提出「知病之因與治病之道」這篇拙文,旨在說明為醫者如能知病之因,可知在臨床時能以何種方法,使疾病儘速獲得痊癒。

一般人知病之因,則可知所避趨,未病防病;已病診時提供醫師更正確診斷資訊,使醫師確切了解病情,用出正確的處方,使疾病儘快得到控制,而利早日康復也。

 
 

國醫董延齡中醫診所
www.dyl.com.tw

地址: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05室
電話 : ( 02 ) 2751-0553 傳真 : ( 02 ) 2752-6769
E-mail:service@dyl.com.tw

本網站由 中國醫學網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