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中醫臨床醫學雜誌

篇名:中西醫結合治療肝炎之管見

作者:董延齡

內文:

 最近一二十年來,有些疾病在中西醫結合的治療上,獲得相當令人滿意的成就。尤其肝炎一病的治療,更是突顯了中西醫結合的必要性和優越性。大多數的肝病臨床中醫同仁,都或多或少的採取了此一方式。

  本文所談的中西醫結合治療肝炎,不是讓患者一方面服中藥,一方面又讓患者服西藥,更不是把中藥內攙上西藥,讓病人同時服用。而是採取西方醫學的辨病方式,認識肝炎是屬何種類型,以及肝細胞遭受侵害的損傷程度;

同時按照傳統中醫的分型方法,辨証施治,以期達到治人又能治病的目的,使急性肝炎患者不致留下後遺症,使慢性肝炎患者早日解除病苦,不致演變成肝硬化或肝癌。

  我們知道傳統中醫無肝炎之病名,僅就肝病之症狀上分為:陽黃、陰黃、急黃、P痛、肝瘀(鬱)、臌脹、肝水等;這種分型的缺失,對於部份慢性肝炎的初期患者,或健康的帶原者,往往不易診知,更難了解肝細胞遭受破壞的程度,以及痊愈的標準。西方醫學以生化檢驗為依據,以病毒的類型為區分,把肝炎分為A型、B型、C型、D型、G型、藥物中毒型和酒精中毒型等。

其中前四型又依肝功能指數的高低和發病時間的長短,分為急性和慢性或慢性活動性等。

  現在的肝炎研究者,對於肝炎的分類上,可以說相當令人敬佩;但是對於臨床治療上,仍有值得商榷之處,尤其是慢性肝炎。

臨床上經常遇到一些慢性肝炎患者,因長期服用保肝、強肝之藥物,或虛寒性之體質長期服用清涼解毒之藥物,日久演變成肝硬化或肝癌者為數不少。

捨他勿論,我們只要留心最近十年的醫藥新聞報導,國內因肝硬化和肝癌而喪失生命的人數,一直高居不下,而且死亡者的年齡,多在二十歲至五十歲之壯年期,即可知道我們在肝炎的防治上,有待努力之處仍多,說來令人痛惜。

  生理學告訴我們:肝臟在生理上的兩大功能,一為營養的儲藏作用,一為飲食的解毒作用。

假如肝臟一旦受到病毒的感染,它的兩項功能即大為減低;其功能減低的程度,和肝細胞損壞的多寡成正比,此時我們如仍以保肝、強肝的老方法處理,像保肝片、肝得健、葡萄糖,甚至高價位之干擾素,或讓病人多吃富有營養的食物來增加肝臟的負擔,不管在理論上或實際上,都是說不通的。

  對於肝病的治療,我很讚成張成國醫師在「為肝病防治中心催生」一文內所提出的觀點:用中醫的辨證法則,結合生化檢驗的辨病方法,從患者體質和症狀上正確分型,來切實驗証肝炎的受病程度和痊愈的標準。

  近年來中醫界研究肝炎治療的學者甚多,最有成就者如馬光亞教授、鄭克明醫師、黃和平醫師、李海如醫師等;後列三位醫師雖然均無著作流傳於世,但據筆者所知,臨床上確有相當成就。

大陸研究肝炎治療的中醫學者更多,他們一般均把肝炎分為:濕熱蘊結、熱毒內陷、肝胃不和、肝鬱氣滯、肝鬱脾虛、氣滯血淤、肝腎陽虛、脾腎陽虛、氣陰兩虛、痰濕互結、濕熱未盡、寒濕困脾等十二個類型。這種分型據說是經過長期、大量的臨床病例統計、分析、歸納而得的。

  筆者在臨床上就我經常遇到的病例,為了便於自己記憶方便,辨証精確,療效顯著,往往採用以下分類方式。

肝膽同病型:凡屬身面俱黃、脘腹痞悶、右脅脹滿、嘔噁厭食、極度疲勞、大便色白、小便黃赤或正常、六脈弦數者,則以祛黃、清熱、利氣、健脾為治則。

方用茵陳、柴胡、黃芩、黃連、黃柏、枝子、陳皮、厚朴、醋香附、元胡、枳殼、西洋參(少許)、薑半夏;此方以退黃清熱解毒為著眼點、以利氣健脾為輔佐,適用於急性黃膽型肝炎者。

濕熱便結型:主症為大便燥結、身目俱黃、皮膚黃色鮮明;兼症為口苦而粘膩、噁心、食慾不振、小便量少而現茶色、舌質紅赤、舌苔黃膩,右肋脅脹痛,觸診時肝臟可能腫大,六脈弦滑。

方用大黃、黃連、黃芩、黃柏、枝子、茵陳、連翹、丹參、乙金、白茅根、板藍根、金錢草。此方以通便為急務、以清涼解毒利濕為輔佐,適用於急性黃膽型肝炎而現大便秘結者。

心肝同病型:主症為心煩易怒、失眠心悸、心神不寧、坐立難安、惶惶不可終日;兼症為腎腹脹滿、P肋悶痛、悶悶不欲食、大便不暢、極度疲勞、兩關脈特旺。

方用炒棗仁、合歡皮、遠志、柴胡、當歸、白芍、白朮、茯苓、丹皮、枝子、黃芩、黃連、元胡、枳殼、薄荷,心悸易怒嚴重者,宜加龍骨、牡蠣。此方以養血安神為優先、以調肝理脾為輔佐;適用於無黃疸型之急性或亞急性肝炎而兼失眠心悸者。

肝脾同病型:主症為胃腹極度脹滿、P肋脹痛、心煩易激動;兼症為胸悶納呆、有壓迫感、呼吸不暢、時欲太息、小便黃赤、大便正常、兩關脈弦。方用紫胡、黃芩、枝子、茯苓、白朮、當歸、白芍、元胡、枳殼、陳皮、厚朴、醋香附、丹皮、薄荷。

此方以提高肝脾氣機之運化為主旨、以平肝養血清熱為輔佐,適用於非黃疸型之急性或亞急性肝炎者。

陰虛血熱型:主症為口乾咽燥、五心煩熱、或午後低熱、大便燥結、兩顴微紅;兼症為體倦腰痠、齒衄、鼻衄、肝掌、蜘蛛痣、舌質紅、苔少舌燥、六脈沉細或微數。

方用黃耆、黨參、當歸、白芍、生地、丹參、藕節、青蒿、丹皮、澤蘭、麥冬、天花粉、秦艽、鱉甲;或用甘露飲合玉女煎加減。此方以滋陰涼血為治則、以補氣化瘀為輔佐,適用於久病、亞急性肝炎而見陰虛血熱者。

 以上五種治則多用於急性或亞急性之肝炎患者,以中醫的辨証為主導,結合西醫的生化檢驗來確定病情型態和肝炎數值的高低,以為處方用藥的準據。

  古人說:「臨証如臨陣,用藥如用兵」,一般來說在急性或亞急性肝炎發作的初期,以快攻猛打為用藥的主要考量;如經醫院治療已轉為慢性肝炎,或發現時即為慢性肝炎,或慢性活動性肝炎者,此時病情較為緩和,以後有機會再作探討。

  至於肝病痊愈的標準,我想提出以下幾點,請大家酌參:

在患者來說:首先須要患者感到所有症狀完全消失。以急性黃膽型肝炎為例,患者必須感到身體已不疲勞,脘腹已不脹滿、右脅已不脹痛,飲食已經正常;再觀察其面目、指甲、皮膚已不發黃、大小便都正常色。

在醫生來說:醫生透過四診八綱等辨証方法,所得到的一切症狀資料,加以個別的分析、綜合的歸納、正確的研判,俱已毫無疑問的恢復常態。

在生化檢驗來說:GOT、GPT二項數值俱已降至正常標準,B型肝炎、C型肝炎之抗原俱已消除,黃膽指數、紅血球、白血球、血小板等之數據俱已達到正常範圍;

若以超音波檢查肝體表面,俱已毫無異狀。至於有人主張需要肝穿刺,才算得到確切的診斷,站在一個臨床醫師的觀點,是不讚成這種做法的。

理由如下:

一個已經生病了的肝臟,如同一個生病了的人,他的精神、他的免疫力抵抗病邪都來不及,如今剛以藥物使他恢復正常(上述四項衡量標準,俱已達到正常範圍),你再以錐子刺他,以刀子割他,使他遭受雙重的摧殘,這不論在生理上、心理上都是對病人極端不利的。

現在的生化檢驗,已經相當進步,只要檢驗方法正確,工作人員認真,所得到的數據,應當足供參考。

譬如一個人生了瘡毒,紅、腫、熱、痛,諸種症狀都已俱備,我們剛以真人活命飲把它治好,如今腫也消了,紅也退了,熱也沒了,痛也祛了,有人不相信這是用真人活命飲治好的,一定要把他的皮膚劃開,挖出一塊肉來,做組織切片,看看他的瘡毒倒底好了沒有?是怎樣好的?寧有是理?

  在此我想建議政府的衛生主管單位,為了解除肝炎病人的痛苦,為了減少年復一年因為肝炎轉成肝硬化或肝癌犧牲的國家精英,為了避免虛擲國家醫藥費用,趕快摒棄本位主義、門戶之見,結合中西醫界的肝病專家學者,成立一個肝病研究、防治的專責機構,大家各獻所長,共同努力積極宣導正確的防治方法;我相信因肝炎而喪失生命的人,不出五年,一定大為減少。

 
 

國醫董延齡中醫診所
www.dyl.com.tw

地址: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05室
電話 : ( 02 ) 2751-0553 傳真 : ( 02 ) 2752-6769
E-mail:service@dyl.com.tw

本網站由 中國醫學網 建置維護